江枫渔火对愁眠

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我已经讨厌极了两个人相处中 

慢慢展示缺陷后分道扬镳的这个过程了 

所以从开始我就要让你看到 

我傲慢又自大 冷血又毒舌 

一肚子的嫉妒心和满腔的占有欲 

如果这你都愿意去接受 

那我再去给你不同于别人的东西 ​​

墨者写作太良心了
还能自动作图

十八岁的少天生日快乐ノ♡
这是你的十八岁,是你未来许多故事的一个起点。
万分荣幸,我们可以见证你走过的一程又一程。
与蓝雨并肩作战的夏天,还有很多。

理性丧失.:

占tag致歉。
#为王反寇群宣#

新星纪元108年,冯主席冯宪君病危。各方势力因此蠢蠢欲动,握手言和的表面下,是权利的斗争,交织的阴谋,暗潮涌动的野心覆盖整个光荣与耀辉联盟,在这个庞大的棋盘上,每一步走动,都牵扯着无数往事和不可言说的爱恨情仇。而你,是掌握全局的弈者,还是任人掌控的棋子?

目前已有皮:

戴妍琦、楚云秀、喻文州、黄少天、周泽楷、孙翔、王杰希、叶修、张新杰、江波涛。空皮多得令人窒息。救救孩子1551。

婉拒小白、弧党,唯一硬性要求是一天保证在群内活跃三小时。

p1世界观。
p2审核群。
为王反寇欢迎您的到来。

戴妍琦在线求肖时钦(。)

【喻黄】一个脑洞

b萌决赛之后,文州视角。





养成习惯似的,睡前洗完澡总会先给你热一杯牛奶。总说牛奶有助于睡眠和长高,我觉得非常有必要给喜欢熬夜和总想长高的你长期提供。

十一点不算早也不算晚,有如张副队的一贯作风便是十一点歇息。这天你为了比赛还是选择了熬夜。打破了这几天好不容易帮你调养回来的作息,想着一定要让你意识到身体的重要性便把牛奶递到你手边。

你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票数,瞥见我给你递过来的牛奶搭着我的手便凑上去喝掉,不忘添了一圈嘴边的奶糊。

趁着空隙看了一眼电脑屏幕,大致情形已经了然。习惯性便把手放在人脑袋上轻轻揉两下。自然风干的发丝戳刺着连接到心脏的软肉,手心的脑袋顺着揉搓的方向晃两下接着抬头便看见人微微泛红的眼角。

不自觉心脏一疼,在电脑椅旁蹲下身让人附身看着自己。手掌转而握着人的。

“少天已经很棒了,不要难过。”

眼前人明镜般透亮的眸子望着自己,点缀着眼角的一抹红,深深的望进自己的内心深处。

难得的没有反驳,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眼里倒映着天空一样的清明,却只是在出现自己的时候荡着层层波纹。

好像在诉说着委屈,又好像是在自责。责怪自己没有拿了奖,责怪自己辜负了大家的期望。
这个小家伙,明明也就这么点大,考虑的却比一般人更多。大概也就自己能看透他眼睛所倾诉的东西了。

“……队长——”

“少天,今天的我们,输的服气,明天的我们,可未必再会输。”

“你可是有着机会主义着之称的剑圣啊,不能因为一场比赛而失了本心,我们蓝雨还要夺冠,我们双核还要一起过很多个夏天。”

看着人眼里的暗淡渐渐散去,也不失这一番安慰。挣扎开被握着的手环上自己的脖颈扑过来靠在肩窝里蹭着,像个大型犬一样求抚摸。

笑了笑,一手支撑着地板另一只手抚上肩头的脑袋,怀里温热的身躯无一不在告诉自己,这个人,永远属于自己。

埋在肩窝的人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说话也是瓮声瓮气的。

“文州文州,我不难过嘿嘿嘿输了一场没关系,反正还有下次嘛,反而是这一次可以找找原因在哪,然后改正。而且接下来我会比之前更加认真的对待荣耀,争取每一场的比赛都是胜利的,那样就会有更多的人知道我们支持我们!到时候再来一次这样的比赛我们一定会赢!!!我可是剑圣!最会把握机会的剑圣黄少天。”

说到最后,整个眼睛都亮了起来。

这才是自己认识的剑圣,这才是自己最爱的黄少天。

还是忍不住把人嘴角够不着的一点奶白色给舔去。这次点缀了面庞的是脸颊,小巧的虎牙悄悄溜出来压着下唇瓣。乖顺的坐在自己腿根上,垂着脑袋不知所措的手无处安放。

坐直了身体勾着人下巴抬起头,随着动作上移的视线落在自己的眼睛里。

零距离的接触,眼中对方的身影,天时地利人和。
终是吻了上去。

一吻终了,磨搓着人肿胀的唇瓣,轻声说着:

“夜雨声烦,终会剑定天下。”

接着便是紧紧的拥抱。

借着桌子的力量撑起身子把挂在自己身上的人抱紧再狠狠摔在床上。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bushi】
后续不知道有没有
看情况更新后续。





【喻黄】〖生贺〗黄少天独特的生日礼物

#0810黄少天生日快乐#
【不像生贺的生贺】
【小学生文笔ooc预警】




过两天就是八月十号,众所周知的黄少天生日。不过黄少天本人表示这可能是个假的生日,虽然生日礼物很不错。


事情是这样的,夏休开始了,我们的剑圣大大保持了一个好习惯,那就是每天晚饭过后去跑步锻炼一下。但是坏就坏在地点选的不对。


今天向往常一样黄少天在喻文州的投喂下又一次出门锻炼(别问我为什么是喻文州的投喂之下,我才不会告诉你暗恋喻文州的黄少天带着大箱小箱来喻文州家里蹭吃蹭喝)黄少天揉着肚子表示,队长的手艺真是好得不得了他今天居然吃撑了那味道那手法熟练的无人能敌balabala……好了好了知道你队长厉害。


所以,黄少天吃撑了,并且在一翻运动过后他的肚子开始抗议。黄少天压着小腹蹲在地上,他想等这阵痛过去再走回家,不过,黄少天可是擅长把握机会的剑圣!就在他四处观望的时候发现了一群坐在小板凳上一动不动的大叔们!黄少天一步一蹭的移过去,原来是在钓鱼。


顺着鱼竿看过去,又顺着鱼线看下来,最后到了水里的鱼饵。黄少天特地闭上了嘴不吵到大叔们钓鱼,这一看就是十几分钟。


突然,那线动了一下,把黄少天给激动的噌的站起身大叫了一声“鱼上钩了!!!”


不过,我们的剑圣大大可能忘记了,蹲久了脚是会麻的,麻木了就会没知觉,没知觉就会脚软。接下来,扑通一声黄少天就掉进水里了。


黄少天好像不会游泳,在水里直扑腾,水花四溅,旁边钓鱼的大叔们看了哈哈大笑赶紧拿过鱼竿给黄少天伸过去把人像钓小鱼一样钓上来。


事后大叔们表示:哎妈这小伙子贼招人稀罕了看我们钓鱼看的激动给掉水里去了哈哈哈还好还好我们有鱼竿子给人钓上来了,看着小伙子怪心疼的就给了一条鱼吃吃。


事后黄少天表示: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听谁说的!我怎么可能掉水里!就算掉水里也是为了抓鱼!你知道么队长说他想吃鱼!我这是为了给队长找鱼我可是历尽了千辛万苦给队长抓回来了一条鱼!!队长还夸我少天真棒!!!


我的剑圣大大,你是忘记了你怎么回的家么,你是忘记了到家之后你的队长是怎么盘问你的么,你是忘记了你的队长是怎么批评你的么。


这只是一个开头,喻文州表示不放心,喻文州表示第二天要和黄少天一起去锻炼,喻文州表示不能反驳。


“队长我和你说这锻炼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要练就要坚持到底还有还有这么大热天你确定要来陪我跑步嘛虽然你来陪我我是很高兴啊但是、啊!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少天……”


喻文州一转头就看了黄少天捂着额头坐在地上,嗯,还在飚文字泡。


“靠靠靠!这儿怎么有棵树!!!哇你是不是来讽刺我的!说!是不是老叶把你种在这儿!哇队长你还看着我笑!!!我还不是和你说话没有看见路你也不提醒我一下!!!”


“我没有插嘴的机会啊。”


喻文州无奈的扶起黄少天,黄少天很识趣的闭上了嘴。


虽然不严重但是蹭破了点皮,回家之后喻文州给黄少天擦了碘酒贴了创可贴。


也许是真的撞迷糊了,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黄少天脚步虚晃的往喻文州的方向走去。看见桌上一碗水端起就喝,刚咽了一口就喷了出来。这哪儿是水啊!明明就是醋啊!喝了醋的黄少天赶紧去浴室刷牙,刷了十分钟还是满嘴的醋味。


不过……今天他吃了不仅仅这一碗的醋。叶修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喻文州二话不说就去了叶修家里。黄少天不开心了,黄少天有小情绪了。


明明我找你pk的时候都没空为什么现在这么空还把队长给找过去了!!好叭我知道现在是夏休时间可是我喜欢队长你把我喜欢的人给弄到你家去了我不开心我要吃醋,我糟了这么多天的罪明天就是我生日了你也不给我一个安稳日子,可是、我有什么资格吃醋啊队长也不知道我喜欢他也不知道队长喜不喜欢我……


黄少天难得的沉默了一天,他没有等喻文州回家就睡了。所以他没有看到喻文州回来的时候拎着一盒蛋糕,蓝色的包装,是定制的。


“少天,早安。”喻文州坐在床边,手撑着床榻歪头看着迷迷糊糊醒来在看见自己之后消除所有困意的少年


“……队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我都不知道你回来了也不叫醒我这都什么时候了……”


“少天,生日快乐。”


“哇队长你还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啊!来来来生日礼物是什么我可以让你再想半天的时间噢等晚上再给也不迟……”


“不用想了,少天,我喜欢你。”喻文州向黄少天张开手。


“少天,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你愿意陪我一起走完么。或者,是走过有你的每一个夏天。”


“……队长队长你认真的么你这么说我当真了啊队长队长我也喜欢你啊喜欢的不得了满脑子全是你恨不得把你放在衣服口袋里我走到哪儿就带你去哪儿我真的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喜欢队长啊…”黄少天向喻文州扑了过去。

“我也是,特别喜欢少天。”


——————————————————




据蓝雨某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郑姓队员表示,晚上出来KTV聚会的时候黄少开心到嘴角都快要列到耳根子了。满脸笑容藏都藏不住,三句话离不开队长。上厕所回来的时候那位深藏功与名的郑姓队员还看见队长趁着周围人注意力都在大屏幕上,就近凑过去亲了口黄少的嘴角。

蓝雨全员:【默默带上护目镜】压力山大.....



——————end——————


【喻黄】孤独星球

臣是酒中仙。:

人类喻XAl黄


 


“电脑芯片能让你无师自通所有,却唯独不能让你了解什么是爱。”


 


末日设定   虐慎入   没有逻辑    都是瞎写


 


1.


 


这颗默默自转的星球上或许只剩下我一个人类了,喻文州想。


 


两年前一场病毒在蓝星上爆发,常年驻守在远离人群的山顶上考察的喻文州一开始还能与外界联系,那年他从无线广播上听到病毒的开始,然后迅速蔓延,爆发,最后陷入了漫长的沉寂。


 


举目都是一望无际的绿,秃鹫盘旋在高空上发出凄厉的高鸣,这星球还有无数的活泼生灵,喻文州却再也没有了同类。


 


2.


 


太孤独了。


 


喻文州想,他需要一个同伴。


 


于是他做了一个机器人,用了自己毕生的精力,做好的机器人一头黄发,皮肤柔软,甚至还有温度,如果胸膛里不是引擎的声音而是心跳声,那么这个名叫黄少天的机器人就跟人类没有什么区别。


 


黄少天琉璃色的瞳孔里有Al特有的银色光芒,在他睁开眼的那一刻,站在他眼前的喻文州就是他唯一的主人,他的使命就是陪伴喻文州,直到蓝星最后一个人类入土为安。


 


3.


 


山上资源丰富,他们不用担心食物的来源,喻文州做的发电机能维持一人一Al的用电量,但是因为没有了网络,电脑也成了摆设,满屋子的书已经都看了个遍,日子寡淡无味,日常的消遣也只剩下了跟黄少天聊天。


 


黄少天的芯片里有庞大的资料库,他本身就是一座图书馆。


 


喻文州当初创造黄少天的时候,就想着那一定要是个活泼的人,有灿烂的阳光色头发,有爱笑的嘴角,还有怎么说都说不够的话唠性格。


 


这样才足够他度过这孤独的半生。


 


4.


黄少天是最智能的Al,他甚至会自己充电,他跟喻文州虽然互相依存,但是他对喻文州来说并不是必需品,喻文州对黄少天来说也只有替他换零件的时候才有必须存在的必要,黄少天毕竟不是人类——他并没有心脏。


 


真是无药可救的寂寞啊,喻文州想,即使黄少天外表再像人,皮肤下还是螺丝与齿轮,他终究不会是自己的同类。


 


5.


 


山上最难过的日子是生病。


 


储存的药大多数都已经过期,喻文州烧得神志不清,黄少天在自己的知识库里搜出了退烧的中药药方,出门采药去了。


 


人在生病的时候总是会觉得格外脆弱。


 


喻文州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冷静到残酷的人,如果稍微软弱一些,或许老早就自杀了。


 


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能抵抗艰难的境况,从各种绝地里复活,却不能在安逸舒适的环境里抵御无边无际的孤独。


 


他突然很想黄少天,他的皮肤是假的,但是那样的温度,已经哪里都找不到了。


 


6.


 


黄少天发觉自己的主人开始变得黏人,知识库里说是缺乏安全感的症状。


 


缺乏安全感的人,要时时陪着,多跟他说话,最好还要有拥抱。


 


黄少天的身高是176cm,正好能埋在喻文州的肩膀,喻文州的唇也正好能碰到黄少天的额头——有点凉了,喻文州想,也许是控制温度的零件出了问题。


 


作为技术最高新的Al,黄少天换零件的时候是不需要关机的,喻文州经常为他修理零件的时候还跟他聊着天,问他感觉怎么样。


 


这次黄少天说,感觉稍微热了点,但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喻文州想,热一点好,我需要的就是温度。


 


7.


 


20年后,喻文州50岁了。


 


黄少天需要的零件材料越来越匮乏,或许在某一天,黄少天就会因为缺少零件而成为一堆废铁。


 


喻文州想,太糟糕了。


 


黄少天安慰他说他身上的部件还够他做一个新的Al,虽然功能会比他差了些,但是还是能够维持使用的。


 


新的Al?喻文州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只有黄少天,是他按着他最喜欢的样子一点点创造出来的,哪怕改掉一个部件,黄少天就不是黄少天了。


 


我爱你,喻文州说。


 


我只爱你。


 


黄少天说:爱,是对人或事有深挚的感情。


 


我知道爱这个字的意思,但是我并不能感受。


 


我只是个Al。


 


8.


 


喻文州在他75岁的时候去世了。


 


黄少天替他刻了个墓碑:最后一个人类——喻文州


 


人类终于灭绝了。


 


黄少天成了当时的喻文州,整个星球只剩下他一个没有主人的Al。


 


他会给自己充电,但是充了点以后他要做什么呢,已经没有人需要他做饭、陪聊、拥抱了。


 


黄少天坐在藤椅上,看着太阳从远方的海平线上升起。


 


他想他应该有个零件坏了,因为他居然感觉到了孤独和想念。


 


他坏了,但是没人能帮他换零件了,他的眼睛看不到他背部的交错线路。


 


蓝星上最后一个Al,坐在藤椅上一动不动,日升月沉,他的脚下长出了藤蔓,对着墓碑的方向成为了一座沉默的雕像。


 


End.


 



酒天搓着手:

【喻黄】


【丧病ooc注意】


以前想过这么一个梗


第十x次比赛的时候,少天感冒发烧,为了不耽误训练和比赛进程,不管别人的担忧强行装硬朗嘻嘻哈哈敷衍过去了。


结果这样那样超负荷疲劳导致病情严重了。


在最后一次比赛中,剑圣表现突出发挥稳定,蓝雨获胜欣然起立退场,少天却在退场过程中就这么直愣愣在赛场上倒下去了。


然后现场混乱一团,队长冲上去公主抱起来,一反平时淡定和煦的样子,情绪失控在现场大喊救护车。


嗯……结果少天是因为高烧不退又引发肺炎,不得不住院一个月了。文州一直在同住。


然后就这样那样的医院照顾play——


最开始病情最严重的时候少天几乎每天都在睡,然后咳嗽咳醒,烧的小脸惨白脸颊却通红,每天脑袋当机一样眼发直人发傻,文州心如刀割。


没过两天病情好转,开始好了伤疤忘了疼,吧啦吧啦跟文州说话 ,被心有余悸的文州用手指堵住嘴怕他话太多影响呼吸加重肺部负担。


又没过两天手指已经阻止不了他吧啦吧啦了,开始坐在病床上整天闹无聊,抱怨吊针好难受,吐槽护士姐姐不温柔,抱怨病号饭不好吃 抱怨没有游戏打,还穿着病号服一脸风骚柯基的抱怨文州都不肯和他啪啪啪。


前几点被严肃驳回,最后一点文州却严肃不起来了,这天晚上文州以全套耗费体力为由,自己衣衫整齐面不改色,却用手让少天爽了一把。


隔天少天欲骂骂咧咧,在看到文州心脏的表情后硬生生憋了回去。


又过了几天,中西结合疗效好,此时少天开始主要每日喝草药养病。


一堆乱七八糟的不明中药被熬出来的颜色和味道都不忍直视的药汤,少天的内心是拒绝的,顺带感叹微草真是个不容小觑的组织。


于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每天被自家队长连哄带骗最后采取强硬手段抱怀里掰着嘴一口药一口糖的喂。


于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开始小朋友一样偷偷摸摸往下水道倒草药,却每次都被文州“恰好”发现,被变本加厉强喂一碗。


少天觉得自己要抑郁症了。


这天小卢例行过来探病,小孩好动少天也好动于是很快闹腾成一团,这时候少天灵机一动,把草药拿来忽悠小卢喝。


“好!”小卢答应的干脆喝的也干脆,三两下咕咚咕咚下肚还吧唧吧唧嘴,正好这时文州进来。三个人都愣了。


文州大爆脚速冲上去把还打嗝的小卢拽到卫生间开始猛拍背催吐,把孩子拍的直冒泡,结果没吐出来半点。


文州又带孩子去看医生结果医生表示正常人喝一次没啥大问题,就是容易特别精神,今晚估计睡不着觉。


文州放心了,带孩子回病房,这次一推门,看到少天背着已经收拾好的行李,前半个身子已经跨出窗户,正撅着个屁股半个身子留在屋内欲逃走。


那天晚上,喻黄陪小卢玩了一晚上的别踩白块。